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登陆 李洁博客 - 趁年轻,努力吧!
你的位置:首页 » 生活思维 » 正文

圣诞节?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中国人应该过好自己的节日

2016-12-25 12:35:16 | 作者:Asian Data Center | 12个评论 | 人浏览

节日是国家和民族重要的文化标志,体现了民众对自身时间生活的文化设计,反映着民族特有的生活方式、性格心理和价值观念,折射出千百年来积淀凝聚的民族认同。然而,随着西方节日在中国的盛行和众多商家的炒作,却有越来越多的青年人将中国的传统节日抛诸脑后,贬中扬西,盲目跟风。近些年圣诞节的风行便是一例。

一、西方世界包装“圣诞节”的淫巧手法与真实目的

佛洛伊德曾经说过:任何宗教,即使是自称为博爱的宗教,对于那些不属于它的人们,也一定是冷酷无情的。

圣诞节本身是一个宗教的节日,如果你对这位基督先生一无所知,显然这个节日与你毫无关系。

但时下,无论是在超市里、社区中、地铁里,还是QQ邮箱与微信公号上,你都能感受到这个西方节日所带来的喧闹与扰攘--让大家穷尽心力也无法摆脱。

现在总是有人说,过圣诞节的人善良、快乐,可以将自己的灵魂托庇于伟大的耶和华之下。说这些话的人,对历史的认知能力实堪忧虑。

圣诞节其实是一个经过精心策划的噱头。千年以来,异教徒、犹太人、甚至基督徒自身都被排除在了这个节日的欢庆之外。根本没有任何基督教会拥有这样的传统,相信耶稣真地在12月25日诞生。那些最为流行的圣诞节习俗--圣诞树、槲寄生、圣诞礼物和圣诞老人--都是世界上最为堕落的异教仪式的现代化身。

人们普遍认为耶稣出生于公元元年的12月25日。

但是,圣经新约里没有记载耶稣出生的年份和日期。最早的福音书--写于公元65年的《马可福音》--对耶稣的记载是从其成年受洗开始的。这说明最早期的基督教徒们对耶稣的生辰要么不感兴趣,要么也不清楚。

最早提出耶稣诞生年份的,是罗马僧院里的一名赛西亚僧侣--狄奥尼修斯·伊希格斯(公元470-544年)。他是这么计算的:

在前基督教时期,人们根据《罗马建城纪年》记录年份。所以建城元年就是罗马城建成的年份,建城五年便是罗马统治的第五年,以此类推。

根据传说,狄奥尼修斯认为古罗马帝国君主奥古斯都统治了43年,由提贝里乌斯继位。

《路加福音》第三章第二节写道,耶稣30岁时,恰是提贝里乌斯治下的第15年。

如果耶稣当年是30岁,那么他曾在奥古斯都治下生活了15年(也就是说耶稣是在奥古斯都治下的第28年出生的)。

奥古斯都登基是在罗马建城727年。所以狄奥尼修斯将耶稣出生的年份定在了建城754年。

然而,根据《路加福音》第一章第五节的记载,耶稣出生时希律王仍在在位。希律王于罗马建城750年去世--这比狄奥尼修斯推算的早了四年。

美国天主教大学圣经研究学退休教授、宗座圣经委员会委员、天主教圣经协会前任主席菲茨梅尔,在天主教教会对《新约》的官方评论中写道:“虽然无从估算(耶稣诞生的)准确年份,但肯定不是公元元年。基督教诞生的年代是根据耶稣出生年份确定的,而耶稣出生年份源于狄奥尼修斯约公元533的错误计算。”

《复活节计算表册》这份不具名文件应于公元243年左右在北非写成的。它记载耶稣的出生日期为3月28日。亚历山大港的主教克莱门特认为耶稣出生日期为11月18日。根据历史记载,菲茨梅尔猜测耶稣的出生日期应为公元前3年9月11日。

那么,既然12月25日与耶和华诞辰扯不上丝毫关系,为什么圣诞节会在12月25日过?

据古希腊作家、诗人、历史学家琉善称,这其实是自“农神节”演化而来。

古罗马的异教徒们过农神节,它是12月17日至25日的一场无法无天的狂欢。在这一周里,古罗马的法庭关门,罗马法规定,在此期间破坏财物或伤人者可不受法律惩罚。每年,古罗马权贵要从“罗马人民的敌人”中选出一人来代表“暴政之王”,这是节日狂欢的开始。每个社区都要选出一名受害者,他将在接下去的一周里被迫享受各种美食和肉体的欢愉。12月25日是这场狂欢的终结,古罗马权贵认为,只要残忍地杀死这名无辜的“人民公敌”,就能毁灭黑暗势力。在这个节日里,除了活人献祭之外,人们还可以大规模酗酒,唱着歌裸体串门以及随意地强奸和发生性行为。

可农神节中蕴含的要义根本与基督教的“神爱世人”大相径庭。基督教领袖找到了个办法,就是将农神节的最后一天,12月25日,改称为耶稣的生日。

虽然如此,基督徒们却几乎没能改造农神节的内容。马萨诸塞大学阿默斯特分校历史教授斯提芬·尼森鲍姆写道:“通过将救世主诞辰定在这个喜闻乐见的日子,教会既然已确保了当日会有大规模庆祝仪式,也就默许了人们或多或少按照旧时传统来庆祝这个节日。”早期庆祝圣诞节的方式包括喝酒、纵欲、在街上裸体唱歌(如今的街头圣诞颂歌就是这么演化来的)。

波士顿的牧师马特于1687年记录了自己的观察:“早期的基督教徒虽在12月25日这天纪念耶稣诞辰,但他们并不认为基督出生于12月,而是因为古罗马异教徒的农神节正好在12月,异教节日脱胎换骨成为基督教节日,是他们喜闻乐见的事。”因为圣诞节的异教根源,清教徒一度禁止庆祝圣诞节。在1659年至1681年间,庆祝圣诞节在当时的北美殖民地马萨诸塞州是犯法的。但是大多数基督教徒还是过这个节日,并将这个传统延续至今。

1466年,天主教教会复苏了农神节狂欢习俗中最堕落的部分--为了取悦罗马市民,教皇保罗二世强迫犹太人裸体在罗马的街道上狂奔。见证者记录道:“在开始跑之前,犹太人被喂得很饱,这样他们就更难跑动,围观者也看得更尽兴。他们在罗马人尖锐的嘲弄声和嬉笑声中奔跑,圣父站在精致装潢的阳台上观看,发了由衷的欢笑。”

18、19世纪时,罗马城犹太区里的拉比们都被迫穿上小丑的服饰,在街上游行,不但任凭围观者们戏弄,还要忍受从天而降的“飞弹”。:这是农神节狂欢的一部分。1836年,罗马的犹太社区向教皇格列高利十六世请愿,乞求教皇下令终止每年一次借农神节虐待犹太人的行为。教皇答复道:“任何标新立异都是不合时宜的。”1881年12月25日,在基督教领袖的驱使下,波兰全国上下出现了反犹太主义狂热。12名犹太人在华沙被残忍地杀害,大量犹太人被打伤致残,许多犹太妇女遭到强奸。被损毁的财产总价值达200万卢布。

“圣诞节”的本来面目是如斯丑陋,但一经资本主义国家和我国国内洋买办们的包装,立时变得圣洁起来,有些“公知”甚至恬不知耻的叫嚷“圣诞是春天的希望,万物复苏的开始”。其阿谀奉承、奴颜卑膝之态,令人作呕。

追根溯源,洋买办与列强是各怀鬼胎。洋买办打的是小算盘,是利用造谎的方式套取青年人钱袋子里的人民币,把他们那些囤积已久的天价火鸡、树干蛋糕、Glogi(芬兰热红酒)、豪华沙滩宴通通卖出去;而列强打的则是大算盘,是为了让中国青年一代叩拜别人的神龛,淡化对自己国家的文化乃至政治认同。

《说苑·指武篇》言曰“凡武之兴,为不服也,文化不改,然后加诛。”先贤的这句话,似乎已经被很多从“蜜罐子”里泡大的“小清新们”忘记了,然而美、英、日、韩等国却时刻不忘师法内中的精髓,一有机会就不择手段地对我们进行文化侵略。

观之至此,有些自命客观理性的学者或许会说:“目前,中国很多传统节日都是从西方传过来的,如情人节、五一国际劳动节等。在经济全球一体化的现在,文化一体化是必然的。中西方节日文化的结合,形成了我国目前的节日体系。国人要以开明开放的态度互相包容,和外来文化和谐相处。以圣诞节在中国的走红为例,它是中西方文化互相交流和融合的结果,决非狭隘民族主义者说的什么‘文化入侵’。”

这番言论看似中正,实际上也是糊涂至极。它忽略了一个铁一样的事实,那就是:文化交流是双向的,论其获益,必定是二者均利,而文化入侵则是单向的,究其事功,肯定是一家独大。

想了解“节日战术”是否文化入侵的伎俩,其实很简单,只要看看西方国家是否也如我们热衷过洋节那般过中国节日就知道了。遍观美国的大城市诸如蒙哥马利、小石城、塔拉哈西等地的情况,当地公民对中国传统节日的名称都知之甚少,更何况节日背后那份深刻隽永的含义了!

西方国家对我们的传统节日如此冷淡,却要变相地引诱我们的青年过他们的节日,不仅如此,如果有人不想过(这个节日)抑或发起抵制,还会被某些国人扣上“狭隘民族主义者”、“爱国贼”、“阻碍中西文化交流”的罪名,这是何等的强盗逻辑?!

二、中国人应该过好自己的节日

我国的传统节日体系源远流长。《诗经》、《夏小正》、《尚书》、《吕氏春秋》等先秦典籍中就已详细记载了古人对日月运行、四季更替的总结,及与自然周期性变换相适应的节气历法,成为数千年来指导我国农业社会生产生活的重要依据。在节气的基础上,更具人文特色的节日在先秦时期也逐渐萌芽发展起来,《礼记·月令》中记录的各类祭典、庆祝活动,便是节日的雏形。随着中国的大一统,各类民俗节日也在更广泛的地域中得到确定。汉代史籍中便记载了除夕、元旦、元宵、上巳、寒食、清明、七夕、重阳、社日、腊日等丰富的传统节日,同时,与节日关联的神话传说、民间信仰、民族文化、道德伦理、历史情感等文化内涵也逐渐完善。

可见,在汉代,我国的传统节日体系已基本定型。在而后两千多年的沿袭过程中,节日不断地在变化中继承,在传承中发展,一直与中华民族紧密相连。

节日作为传统社会调节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重要方式,发挥了不可替代的历史作用。在农业生产方面,人们依靠岁时规律安排农事活动,借助民间节日表达内心愿望、庆贺丰收喜悦,形成了自然有序的农耕社会。在社会运行方面,传统节日中诸多的礼俗成分有着浓厚的道德伦理色彩,通过诸如年节、清明、端午、中秋、重阳、冬至等岁节中的祭祖聚族活动,不断地强化人们家族亲情、道德观念乃至民族认同;通过节日里亲戚朋友邻里之间的走访馈赠娱乐活动,不断地和谐联系着社会人际关系。在国家治理方面,统治者从娱民和教化两方面鼓励和引导民间节俗,如《析津志》、《东京梦华录》、《帝京景物略》等文人笔记中,均可看到政府参与主导的盛大热闹的节日庆典,体现了政府对民间节日的重视和推动。

与反智、反科学的西方宗教性节日不同的是,中国节日历来“重实务而薄玄虚”,每个节日都有具体和明确的精神内涵,且兼教人正心修身,养性育德。

譬如元旦(中国农历的初一),我们可以追思帝尧“置谏言之鼓,立诽谤之木”那种闻过则喜、造福于民的精神;寒食节,我们可以缅怀介子推“忠义廉洁、心忧社稷”的品格;端午节,我们可以传承屈原“进不隐其谋,退不顾其命”的作风;建军节,我们可以体悟先辈“自信挥戈能退日,河山依旧战旗红”的尚武精神与爱国情怀;毛诞节,我们可以学习共产党人“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的雄伟气魄和革命理想。

而今,我们的传统节日文化在传承中面临着新的挑战,形势十分严峻,相信大家都还记得,邻居韩国“江陵端午祭”成功申遗,极大地刺激了我们的文化神经,引发了一场“端午申遗”之争。知名学者谌荣彬在总结此类“悲剧”时,曾指出,这个问题的直接原因,看似是在于我们申遗力度的欠缺,但归根结底是因为我们缺乏正确的民俗节日观。

因此,要改变传统节日的困境,继承和发扬传统节日文化,推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建设,离不开民众的自觉认同和参与,而政府和社会则担负着传播传统节日和其文化内涵的重要责任。

首先,加强民俗保护,完善制度建设。传统节日是农业文明的伴生物,在现代化浪潮下很容易出现节日与生活的断裂。政府要重新认识传统节日的当代价值,完善节假日体系和节日管理制度,科学地举办节日庆祝活动,为传统节日重新服务民众生活提供平台。

其次,重视节日文化,开展广泛宣传。节日文化是传统节日的灵魂,只有通过政府推广、媒体宣传、学校教育等手段,加强全社会对于传统节日文化底蕴的认识,保护现有的传统节日民俗,让民众真正了解中国传统节日文化。

最后,着力文化创新,提升节日魅力。传统节日需要不断融进新的文化元素,发展节日文化产业,赋予节日新的时代内涵,才能真正“活化”,使民众能够享受到节日文化的魅力。一旦大家都对传统节日重视起来、爱护起来乃至发自肺腑地喜欢起来,其他国家就难以“趁虚而入,浑水摸鱼”。

我们看到,近年来,中央至地方高度重视传统节日,大力推广传统节日,宣传道德内涵,开展了丰富多彩、富有意义的节日活动。如多地举办的祭祀炎帝、黄帝、伏羲、女娲、大禹等人文始祖庆典活动,弘扬了中华文明,凝聚了民族认同。又如针对传统七大节日的重点宣传,加深了对传统节日的认识,获得广大民众的认可。

相信在不久将来,随着制度进一步健全、服务逐渐完善、民众广泛参与,传统节日终将焕发新的时代光彩,发展成为内涵丰富、活动热闹、气氛祥和、富有“节味”的中华民族节日文化。

*文章参考来源:《圣诞节?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中国人应该过好自己的节日》赵丹阳/草根网

  • 本文来自:李洁博客,转载请保留出处!欢迎发表您的评论
  • 相关标签:圣诞节由来  圣诞节真相  
  • 已有12位网友发表了一针见血的评论,你还等什么?

    必填

    选填

    选填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相关推荐